訂閱電子報 / 取消
訂閱 取消
::: 目前位置: 最新消息 > 即時文章
facebook

即時文章

我人生中的美好相遇

志工 黃科諺 (輔大醫學系學生)

    拜訪聖安娜之家的第一個早晨,陳姐帶領我們認識這照顧身障人士的家。猶記得介紹時,她時時將「孩子」這個稱呼放在嘴邊,乍聽我以為自己來到了育幼院,在這五天要接觸的人是孩子而不是身障人士。這個疑惑在我面對身障朋友時解開了,他們身形小,無法言語並不時發出奇異聲響,著實像極了孩子。若不是被事先告知他們的真實年齡,我可能不會發現他們大部分都是年紀比我大上十來歲的人了。

    芳芳是我接觸的第一個孩子,她喜歡拿著一塊小小的黃色積木,對著它或自己的手吐口水。她有一點自殘傾向,也會伸手揮擊身旁的人,在與她的初次相處,我被揮了好幾拳。不論喜怒哀樂,她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搖頭,導致我有時無法判斷她的情緒,看著同學有說有笑地跟另一位狀況較好的孩子寒暄、聽音樂,我心裡著實有些挫折。幾分鐘相處之後,她開始丟積木,於是一個「你丟我撿」的遊戲就此展開,一旁的教保員告訴我,這是她與人玩樂的模式。幾天相處下來,我發現她有時會偷笑,那笑就像黑夜裡偶爾閃現的星光,無意間瞥見時總讓我心情愉悅。

    五天下來,許多孩子都在我腦海中留下深刻印記。蓉蓉視力微弱,但還保有言語能力。當她呼喊「哥哥」,我就會跑到她的輪椅旁和她玩「猜猜哥哥在哪裡」的遊戲;阿剛的頭總是偏向左側,喜歡別人按摩他的右肩,高興時,他會像嬰孩般呼喊,也是我點心時間的餵食對象之一。飲用流質點心時,他會習慣性地在吞嚥食物前玩漱口遊戲,有時甚至會將事物吐回杯子。教保員告訴我,餵食阿剛時要站在他的右側,利用食物誘導他將頭偏向他習慣偏頭的反方向,而這竟也是復健的一部分。

    佑佑是唐寶寶,我會為他穿鞋、伸出手示意他握住我的手,然後將他帶向一旁的位子吃點心,吃完點心後,他便會自顧自地撥弄桌上的玩具,撥弄玩具似乎是他每天下午的例行公事。平日移動陣地時,他會主動握著我的手行走,工作人員在最後一天的分享時間告訴我,這是佑佑與人互動的新模式,讓我備受鼓舞。雖然因為他們不能言語,我們的關懷未必能得到他們正面的回饋,但其實他們對我們的熟悉感與親暱感都以另一種我們預期之外的形式表達出來。

    聖安娜之家的每一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天使,有自己習慣的互動與溝通方式,與他們建立相處模式的過程其實是充滿樂趣的。他們不能言語,所以我們要能讀懂他們的肢體語言;要讀懂他們的肢體語言,便需要無盡的細心、愛心與耐心。我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在成為醫者之前與這些天使對話,能夠幫助別人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