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電子報 / 取消
訂閱 取消
::: 目前位置: 最新消息 > 即時文章
facebook

即時文章

我和他們之間

志工 花啟原(輔大醫學系學生)

    聖安娜之家是我在暑期服務學習課程的第一個機構,第一天去時就覺得那邊的環境清幽、設備新穎,工作人員向我們解說聖安娜的歷史、神父無私的付出,和移址後的轉變。起初,我不能理解機構的行程表為何需要30分鐘的時間情境轉換,直到後來我才明白,為了要讓這些行動不便者也能到處看看有別於起居室的風景,所以會將他們移動到地下一樓的感官教室、二樓三樓的團體活動空間、與七樓的教堂和室外空間。

    我在五樓服務,第一位服務對象是華華,我以前有替外公餵餐的經驗,所以以為這很簡單,然而,華華她的手握不太住湯匙,也無法用言語表達,我只能在旁協助她以半自主的方式進食,握住她的手將湯匙盛滿食物再放到她嘴前。但是,每一天都會遇到她突然不吃了,甚至是突發性地大叫、敲桌子,著實是嚇到我了;Marty則是整天對著我丟她的娃娃,起初我被突如襲來的娃娃砸到有點害怕,後來建立起了雙方非語言的互動橋樑之後,才知道這是她釋出善意的方式之一,她很聰明,在餵飯時可以自己把湯匙就口,而且會把湯匙放在想吃的食物,讓我替她裝在湯匙上再繼續吃;憶婷是五樓院生裡功能最好的一位,她喜歡看有劇情的電視劇,也會自己吃飯、喝湯、刷牙,甚至自己可以爬坐上輪椅,當她知道我們要離開時,還預先跟我們說拜拜,讓我頓時有點心疼。當中最令我震撼的是安琪,她有著很大的力量與情緒,卻不知道如何表現出來,只能用雙手很大力的打自己的巴掌,第一天看到我簡直無法相信,而後來每當我看見她有這樣的舉動,會去把她的雙手交疊,引導她到她的房門,我曾問過工作人員她這樣會不會傷害到其他人,他們都說不會,我才瞭解安琪並沒有攻擊性,只是內心住著小魔鬼,卻不知如何與它相處。

    我覺得每一位住在聖安娜之家的兄弟姊妹都是天使,都是天主的孩子,只是他們的心中可能被關上了一扇門,使得一般人因為他們的舉動而認為他們是小惡魔。事實上,他們不是不想與人溝通,而是沒辦法用語言和大家溝通;許多情緒,我們可以透過語言或是肢體動作來展現,而這些主的孩子也需要抒發這樣的情緒,卻因為先天、後天的影響而喪失了部分功能,使得他們只能透過吼叫、亂揮肢體、甚至是眼神的方式來跟我們互動,而這一個禮拜裡,我們建立起非語言的溝通橋樑,才發現越是面對身心障礙的朋友們,我們越是要和他們用各種不同的方式溝通、認識彼此。而我是直到離開機構一兩個禮拜後才驚覺,我們只是進行一週的體驗服務,所以希望可以把每個個案做到最好;而工作人員是一直待在聖安娜之家服務的,可能一次需要面對很多的身心障礙者,因此原本的初心與耐心很容易消磨殆盡,我十分敬佩這些工作人員,更敬佩那些努力活著的人,我想這就是生命的價值與意義。



回目錄